她們的腳程挺快,回到家,婆婆柳玉純和小姑子建蘭正帶了幾個小崽崽在廚房裡做晚飯。

聽到小院里的聲音,幾個小崽崽都從廚房跑出來,見彭若若幾個平安無事,一下子就都撲到彭若若的身上。

錢寶寶連自己的父母都不要了,跟著三寶一起朝彭若若的身上撲,被錢德旺揪住后衣領,笑罵道:「小兔崽子,你若若姨才從衛生院趕回來,累個半死,你還往她身上撲,想累死她?」

「沒有,沒有,我就是擔心若若姨,放開我,讓我下來。」錢寶寶蹬著小短腿大聲嚷嚷。

冼曉玉拍拍自家先生,溫柔笑道:「好了,快放寶寶下來,咱們這還借住在別人家,總得給你兒子一點面子。」

老婆的話無論對錯都是要聽的,錢徳旺無奈鬆開手,錢寶寶得了自由,一下子就跑開,朝著親爹和親媽扮鬼臉,他現在,也和大寶二寶他們都玩的挺好了,葉子義和他也能和平相處。

自那天彭若若和李仙兒開放式的談過後,那李仙兒這些天都沒有再來過。

彭若若也就暫時沒有再關注她,畢竟這小丫頭現在的起點比自己要高,所擁有的勢力,也是她現在得罪不起的,只要那丫頭現在不來禍害自家的三個小崽崽,她是可以暫時不去管她的。

從衛生院趕回家,彭若若就挽著袖子幫忙做晚飯,多一個人做的速度也要快些,畢竟吃過晚飯她還要準備明天早上做生意的食材。

這一天,一大家子坐在小院中吃晚飯的時候,錢德旺問道:「你們家這樣每天早上都要趕去做生意,有沒有想過在那工廠門口租一個店面?」

彭若若吃飯的速度停頓了一下,說:「租一個店面我也想啊,就是現在手上沒有那麼多錢,先暫時這樣攢一點資金能夠在找店面,而且店面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夠找到讓人滿意的。」

錢德旺點頭說:「找店鋪做生意是對的,總好比每天早上像這樣跑來跑去,而且有一個固定的門面,等生意做出來,大家都會自己主動去你店裡買,這樣多好。」

彭若若笑著點頭稱是:「放心,我遲早會有自己的店面的,現在就是在積攢資金。」

錢德旺沉呤了半會說:「這樣吧,你如果能夠找到門面的話,資金我借給你。」

。 第11章我想你了

結果,聶錚接下來幾天,都沒有回錦園。

封筱筱忍不住吐槽:「該來的時候不來,不該來的時候,天天在!」

但聶先生想要做什麼,她是干涉不了的。

以前,聶錚每次不回來,或是出差,封筱筱都不會問。但這次,因為她有事想求他,所以破天荒的給聶錚去了電話。

封筱筱握著手機,心中忐忑,不知道他會不會接?

電話響了兩聲,就被接起。

「喂。」

聶先生的嗓音低沉,略微喑啞、很是好聽。

封筱筱沒想到他這麼快就接了,「聶錚,你在忙嗎?你……在哪兒啊?」

「呵呵。」

聶錚笑了。

「怎麼,聶太太查崗?」

「不是……」

封筱筱翻了個白眼,查崗這種事她哪兒有資格啊。

「我就是……想你啦。」

她想了下,這麼說最保險。雖然不是真話,但能讓聶先生高興就行啊。

封筱筱對自己的這副容貌,還是很有信心的。

否則,聶錚不會在有了宋菲雪的情況下,還那麼痴迷她的身體。

「哦?」

聶錚尾音上揚,果然是愉悅的口吻。

他頓了下,「我現在在加國,過兩天回去。」

還真是出差了。

封筱筱笑起來,「好呀,那你好好照顧自己,我等你回來哦。等你解鎖新姿勢哈!」

「嗯。」

掛了電話,聶錚握著手機,表情很微妙。

他的男秘書陳默,是負責幫他打理公司事務的,小聲提醒他:「聶先生,大家都等著呢。」

他們正在洽談一項跨國合作項目。

聶錚竟然在這麼重要的會上,接了個私人電話。

現在,整個會議室的人,包括合作方,都在等著他。

聶錚回神,抱歉的頷首輕笑。「抱歉,我們繼續。」

聶錚不回來,封筱筱這潛規則找不到對象,工作和生活都還得繼續。

這天,她和李晨曦一起,去參加一個商演。

定的時間是晚上,封筱筱到地方的時候,李晨曦已經到了。「筱筱,這裡!」

「來啦!」

封筱筱走過去,從李晨曦手裡接過舞裙。

「嘖嘖,這布料還能更少點嗎?」

李晨曦勾唇,「反正也沒人看我們,我們都是背景板而已。」

想想也是,封筱筱點頭,「那我去換上,一會兒你幫我上妝。」

「行。」

封筱筱換了衣服,上了濃妝。

離開演還有點時間,她想去給沈明珠打個電話,和大魚兒、小魚兒視頻。

洗手間外面的走廊,封筱筱和兩隻小魚說再見。

「大魚兒、小魚兒乖乖睡覺哦。」

兩隻小魚穿著睡衣,乖乖點頭,小魚兒在大魚兒的指導下,努力說著。

「媽媽,不要太辛苦,要好好照顧自己喔。」

封筱筱心上一暖,覺得所有一切都值了。「嗯,小魚兒的話,媽媽記住了!」

掛了電話,封筱筱一轉身。

嘭!

撞上個人。

封筱筱的手機落到了地上,封筱筱立時皺眉,「搞什麼?走路不看路嗎?」

她是站在這裡的,這責任當然是在對方。

祁俊彥撿起手機,遞到封筱筱面前。「對不起,沒傷著吧?」

。 「你的確沒這個義務!」

霍錚靠着床頭做了起來,給自己點了一支煙,緩緩吸了一口,然後才道:「但是,阿寧,你應該明白,這個世界原本就是弱肉強食。我有錢有資源,但是沒節操,逼良為娼的事情,也不是做不出來!」

傅清寧一下子震驚了。

這種厚顏無恥,洗刷人三觀的話,他到底是怎麼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說出來的?

他還要臉嗎?

傅清寧搖搖頭,喃喃道:「你瘋了,霍錚……」

「或許吧」,他聽了,竟沒有否認,而且淡笑了下,道:「但是,阿寧,千萬不要低估一個瘋子,因為他什麼事兒都能夠做得出來……」

說着,他將手頭上的香煙掐滅了,煙蒂扔進一旁的煙灰缸里,別有深意的看着她笑:「不信,你就試試好了!」

傅清寧沒說話,轉身朝外面走去。

結果,卧室的門卻被鎖上了,根本推不開。

傅清寧用力擰了兩下門鎖,卻半點回應都沒有。

這個混蛋,竟然直接將她給鎖死在了卧室里。

「要不然你就回到床上來睡,要不然你就睡地板!」

霍錚在床上躺了下去,伸手給自己蓋上被子,道:「不過,你要是真的睡在我房間的地板上的話,那就跟我養的狗沒區別了!」

傅清寧被他氣得渾身發抖,她大步走上來,一把掀開了霍錚身上的被子:「你這是非法拘禁,我可以去告你的!這裏的帝都,不是波士頓,不會任由你胡作非為!」

「果然,有了一個當律師的老同學,說話都硬氣了是不是?阿寧,別太自信。章若虛難道就沒有告訴過你,這類官司的勝訴率到底有多低么?」

霍錚嗤笑:「再說,誰能作證,證明我把你關在我這裏?你么?那我也可以說,是你為了給自家藝人尋求一個機會,主動湊到我身邊來的!」

再說,法官一向喜歡勸和不勸散,保不齊還會撮合他們直接復婚呢。

這個世界,對女人總是出乎意料的苛刻,所以這種事兒一旦爆出來,霍錚自然是可以全身而退的,傅清寧恐怕就要名聲掃地了。

霍錚伸手,將她整個人扳過來。

傅清寧有一瞬間的失神,隨即全部注意力,便都放到了自己身上裹着的那條毯子上。

她誤會了,以為霍錚是想要扯掉她身上的毛毯,所以格外護著,結果一時間沒站穩,整個人都朝着霍錚身上跌了過去。

「啊……」

嘴上驚呼了聲,然而,她並不敢動。

因為一旦動了,身上的那層遮羞布恐怕也就沒有了。

霍錚似乎也沒有什麼別的心思,只是將她按到了床上,道:「阿寧,別那麼倔強。我在帝都的時間不會太久,你好好的陪我幾天,等我什麼時候厭倦了你,自然就會放開你的。但是,你如果不聽話的話,我恐怕對你就沒有那麼慈悲了!」

傅清寧聽了他的話,眼神倏然亮了一下。

所以,這意思是他不會糾纏自己太久么?

霍家的根基,畢竟在波士頓,不在帝都,他終究要回去的,在這裏的時間也有限。

不過下一秒,傅清寧的眼神立刻黯淡下去:所以,他是真的將自己當成一個伎女了,召之即來,揮之即去——

傅清寧忽然覺著懊惱:為什麼離開他以後,自己就混成了這副德行?

經紀人沒當好,就連當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,也要被霍錚這般作踐!

傅清寧垂下眼瞼來:「我……我不能在外面待太久,明天就得回去,兜兜離不開我……」

霍錚略微蹙眉,喃喃道:「傅拾安?」

傅清寧沒有否認。

跟霍錚在酒局上的重逢,她不相信是意外。

依著霍錚的能耐,他既然察覺到了自己的行蹤,就一定有辦法將自己的來龍去脈都來挖掘出來的。

她在他面前就像是一個透明人,一點私隱都沒有,更別提藏着那麼大的一個孩子了。

而且,她不喜歡揣著明白裝糊塗!

收割男人 霍錚提到兒子的時候,神色有一瞬間的鬆動。

早在四年前,他就無數次的設想過:他跟阿寧的孩子,會是什麼樣的,會不會乖,會不會聰明。

兜兜是他第一個孩子,出現在他的視線里的時候,就讓他感到驚喜:這世上,竟然有這樣聰明又機靈的小孩子。

而且,這個小孩子,還是他的兒子,又他一半的基因。

傅清寧見他心軟,此刻也難得的服了軟:「你就算是看在我千辛萬苦把他生下來的份兒上,也別讓我們母子分離……」

兜兜的降生,屬實是不容易!

傅清寧曾經失去過兩個孩子,尤其是第二個孩子,都已經快要成型了。

那個孩子的離去,也極大程度的損傷了她的身體,讓她一度對子嗣絕望了,覺著自己這輩子再也不可能當媽。

所以兜兜的到來,讓她感到驚喜,覺著這是老天爺對自己的補償。

當初醫生並不建議要,她身體不好,不適合生養孩子,稍有不慎的話,就會母子俱亡。

只不過,傅清寧還是拿自己的生命冒了一次險。

她固執的留下了這個孩子,頻繁的打各種保胎針,孕初期差不多一直住在醫院裏,等到胎兒稍微穩固了一些的時候,才租了一個海景別墅,盡量讓自己放鬆心情。

兜兜很聰明,也很漂亮,在同齡的小孩子中,算是比較突出的。